首页 > 驻村扶贫

扶贫路上续写生命的华章——记癌症患者、共产党员、退伍军人、冯瓴乡新台村原扶贫专干朱玉君

编辑日期:2017/8/31  来源:霍邱新闻网  阅读:  【字体:[大] [中] [小]

“如果早在2014年,甚至1、2年前发现自己身体不适就及时到医院就诊,他的癌症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!”医生这样说。然而,现实中的“如果”是永远无法实现把时光倒回过去的。

路通了,渠畅了,眼见一户户贫困户在政策扶持下,逐渐走出困境,露出舒心的笑脸……正当村里发生日新月异变化之时,他却累倒了。当村民们得知,日夜为他们操劳的好文书、好专干累倒时,都不约而同地拎着他帮助养殖的鸡、鸭,前来探望,却被婉言谢绝了。

做为一名从事34年村干部、退职返聘3年的村扶贫专干,心里装着都是群众,特别是在患重病及治疗期间,仍以坚强的毅力,带病坚守岗位,坚持工作,他要与死神赛跑,拚命工作,让生命,在扶贫之路上延续;他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践行入党时誓言,默默无声地实现人生价值。他就是身患癌症,生命不息、奋斗不止的共产党员、退伍军人、冯瓴乡新台村原扶贫专干朱玉君。


心里要有一颗公仆心!

现年64岁的朱玉君,1971年3月当兵入伍,197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76年7月退伍返乡,先后担任过村民兵营长、文书、扶贫专干,虽然身在最基层、官不大,但权力炙手可热,特别是在担任文书、扶贫专干期间,坚守一颗公仆之心,全心全意为民服务,用真心、真情赢得了大家的信懒。冯瓴乡新台村位于淠河西岸、冯瓴乡最北端,全村辖8个村民组、690户、2900人、3310亩耕地,长年易涝易旱,是霍邱县86个贫困村之一。2014年4月,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时期,已经退职的朱玉君,在村民的一致强烈推荐下,临危受命,被返聘为村扶贫专干。尽管,担任多年村干的他对全村情况了如指掌,但为确保信息资料精准无误,他结合农业普查,逐户核查走访,为贫困户建档立卡;得知贫困户能享受很多优惠政策时,个别亲友想加入贫困户行列,朱玉君却毫不含糊,每到一户,都反复宣传贫困户的入列条件,逐项计算收入账,严格把关。南湖村民组朱树连、朱树根都系因有在校学生想办理贫困户,朱玉君多次到其家宣传政策,计算其家庭收入,解释他们不符合入列条件的原因,使他们口服心服。而桥东组贫困户熊宏志老俩口,都年近八旬,耕种1亩多地,一个聋子,一个残疾,与人说话交流十分困难,朱玉君多次上门,帮其精准计算收入,在符合贫困户条件后,又帮其书写申请书,在规范程序后,使该户很快落实贫困户待遇。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,全村建档贫困户178户365人,全部顺利通过群众代表评议。朱玉君是退职村干,老伴患甲状腺病常年需要用药、半年之内要到安医复查1-2次,儿子是瘫子,媳妇是傻子,一眼难进,家庭十分困难,有些好心人劝他按照政策把自己纳入贫困户,被他严辞拒绝。他说,哪有扶贫专干享受贫困户待遇的?!“当村干心里要有一颗公心!”他经常这么说,由于朱玉君在贫困户申请回访中,坚持一颗公心,全村入列的贫困户没有出现一例异议。对象精准,为下一步扶贫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
帮扶就要帮在点子上!

作为一名扶贫专干,朱玉君自己分工4个组,联系包保帮扶贫困户32户70人。对普通人来说,包保这么多贫困户是一个沉重的担子,而对朱玉君来说,却有自己的一整套帮扶计划:哪家几口人、耕地几亩、贫困原因、脱贫优势是什么,他都烂熟于心。每个贫困户,除能享受国家兜底帮扶政策外,他都有一整套帮扶措施。南湖村民组贫困户冯结云,2014年丈夫因癌症去逝,小孩是瘫子,家有4.2亩耕地,2015年,朱玉君根据她家庭状况和本人条件,帮助其发展养殖业,并争取政府政策支持,2016年养殖100多只鸡鸭,当年出售获纯利2000多元,政府补贴2000元,并帮助其儿子开设了小卖铺,年纯收入3000多元,当年脱贫。西湖村民组贫困户朱素辉一家4口人,妻子有病,俩个孩子上学,负担重。朱玉君便到其家鼓励他外出务工,2015年2月介绍其到上海一家塑料厂做工,月收入3500元左右,当年也脱了贫。根据不同情况,对不同的贫困户采取不同的帮扶措施,非常有效。在朱玉君的努力下,2015年,他包保帮扶对象有2户6人走了贫困的笼子,2016年有10户30人脱了贫。

“帮扶就要帮在点子上!”朱玉君帮扶能帮在点子上,是因为他了解每家每户,甚至每个人具体情况,得益于他过硬的脚腿功,他经常深入到贫困户家里,促膝谈心,了解实际情况。新河村民组贫困张成虎,母亲痴呆,3间房子年久失修,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,只好常年流落在外,不能返家。令张成虎倍受感动的是,2015年,朱玉君按照政策,为他向上级申办了危房改造项目,并当年实施,当2016年,长年累月奔波在外的张成虎一家人,携老带幼,千里迢迢返家,住上准备过年新房时,落下了感激的泪水。据统计,2016年,朱玉君为全村9户贫困户申请办理了4000-20000元不等危房改造项目资金,并让他们在改造验收后住进了新房。

对南湖村民组贫困朱增军来说,在他危难之时,是朱玉君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他家心坎上了。朱增军4口人,2103年因肝病在上海仁济医院做肝移植手术,花去近50万元,外欠30多万元。由于外欠过多,缺乏后继治疗资金,朱增军生命随时都处于危险境地。得知这一情况后,是朱玉君跑前跑后,帮助他申报了大病救助,又办理了低保手续,扩大了医药费用的报销比例,减轻了经济压力;2016年,朱玉君又帮其发展养殖鸡鸭,每年纯收入4000元左右,办理小额贷款3万元,帮助其妻子刘燕在潘集工业园就业,每月收入2000元,还帮助争取县卫计委、国元保险等有关单位帮扶,这些综合性帮扶,让朱增军一家终于走出困境,日子逐渐好了起来。2016年,全村经朱玉君手办理大病救助有5户,争取2万多元救助。


普通人挑战铁人极限!

《冯瓴乡新台村精准脱贫“四项清单”一览表》、《冯瓴乡新台村精准脱贫攻坚作战图》、《冯瓴乡新台村脱贫户档案资料》等,一系列档案资料,见证了朱玉君和他的同事们辛勤的汗水和艰辛历程。随着脱贫攻坚工作深入,在县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,投资200多万元的光伏电站已经并网发电,投资180多万元五条到组水泥路、投资上千万元贯穿全村的潘沈路新台段已竣工,投资600多万元高效农田治理即将实施,电网、自来水、电信等改扩建工程正在全面进行。就在新台村的面貌日新月异时,朱玉君那高大硬朗的身体也日渐消瘦。

“朱会计是老好人哪!”村民们都这么说!村里无论老少,有个大小事都喜欢找朱玉君帮忙,而找到朱玉君,只要不违反政策,很快得到回音、有了着落。作为村干部,朱玉君有副热心肠,平时虽少言寡语,办的事却数也数不过来。既是村里文书,又是扶贫专干,他的业务量可想而知。特别是为贫困户建档立卡那些日子,他既要帮助贫困写申请、填表格、收集准备材料,还要到户详细了解情况,日夜加班,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,恨不能分身有术。其实,2014年8月份,朱玉君家人就发现他身体日渐消瘦,他也感到经常低烧、全身酸软无力,但总以为是加班熬夜、得不到休息而致,实在撑不住就吃点消炎药应付一下,就过去了。他只顾把整个身心都投入扶贫工作上。同志们发现他日渐消瘦,多次建议他外出检查,他都以工作忙、有军人身板,没问题,婉拒了!直到2017年4月18日,在县卫计委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关杰的帮助下,朱玉君到县一院进行了体检,体检结果是肺部有了6.1×3.5厘米的阴影,并诊断出肺部癌症,就连医生都埋怨,怎么到这么晚了,才来查!连自己性命不当回事!5月5日,朱玉君被迫动了一次大手术。这次手术上午10点开始,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结束,整整做了10个多小时,刀口1尺多长。做过这样大手术的病人,医生建议至少要住院休息半年以上,可朱玉君的心还在工作上,5月17日,手术刚过12天,他躺不住了,忍受着手术刀口的痛楚,返回乡里修改各种材料,由于刀口没有得到及时修复,疼痛加剧,致使他不得不再次入院。可是,6月4日,经过短暂放化疗后,在忍受剧烈地恶心、呕吐、不能进食的强烈副作用下,他又拖着病躯再次重返回岗位。高台村民组贫困户朱茂友患癌症,朱玉君拖着病体,三天二头来到朱茂友家亲切看望,问寒问暖,及时帮其办理了大病救助等手续。朱茂友在弥留之际,紧紧拉着朱玉君的手,流着感激地泪说:“你真是大好人哪!”

别看,朱玉君一人整天整夜为乡亲们奔忙,家里却一眼难尽:儿子患小儿麻痹症,连生活都难以自理,媳妇痴呆,孙子幼小,家里几亩耕地,仅靠老伴忙里忙外,按照政策,朱玉君可以享受扶贫户条件,有人建议朱玉君申请一下,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老伴已经64岁了,身体不好,患甲状腺肿大,需要每3个月左右必须到安医大复诊一次,可由于朱玉君整天忙于村里工作,家里儿子、媳妇无人照顾,已经1年多没有去安医复查了,但老伴理解他,默默地承受一切,让他有时间安心忙于工作。

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!“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我知道属于我的生命也许不会太长,但只要我能干,我就要坚持干下去!多帮扶一户贫困户走出困境,我的生命也就多一份延续……”朱玉君指着村务公开栏《冯瓴乡新台村代表大会民主评议表》,上面清晰地记载着:南湖村民组朱玉彪,2口人,人均收入11600元;五一村民组,时本兵,3口人,人均收入6164.67元……2016年全村44户121人脱贫。目前,全村还有134户贫困户仍然处在贫困户的笼子里。


默默中书写人生辉煌!

“朱会计就是一把锁!他当会计二十多年,把公家钱锁得严严实实!”高台村民组村民朱玉生这样说。“是啊!朱玉君在工作上不仅有一种老黄牛默默奉献的精神,更是一把铁算盘,在经济方面严于律已、严格把关……”新台村党支部书记范志林也感慨地说。

确实,朱玉君从事村文书二十多年,经手的资金不计其数,没有出现任何差错。而且,这期间,村里不欠任何外债,群众也不欠村里分文。应报销的分文不少,不能报销的一分钱也没有!特别是2014年4月脱贫攻坚工作开展,朱玉君任文书和扶贫专干期间,全村扶贫工作在省市县检查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,在乡评比中也一直位于先进行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