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安徽扶贫网!
首页/先进典型/正文

四十余载甘当乡医为众邻

来源:安徽日报 发布时间:2019-03-14 09:15 浏览次数:0

3月10日一大早,刚刚吃过早饭,潜山市黄铺镇陈桥村的村医方结旺就踏上了随访贫困户的路。背着背包拎着医药箱,崎岖的山路上方结旺习惯性地走得飞快,要去的贫困户李枝松一家因在山上养牛,住在全村最偏远的山头,走一趟就得花费近两个钟头。“方医生,这么远还麻烦你跑过来一趟,赶紧进屋歇会儿。”看到方结旺,李枝松热情地将他迎进了门。来不及喝上一口热茶,方结旺立即用随身携带的健康一体机给李枝松一家7口人做起各项检查,确认没有问题又细细嘱托后,方结旺婉拒了李枝松一家留下吃饭的邀请,又踏上了随访下一家的路程。

陈桥村是山区村,全村1058户,3700多人,有42个村民组,居住分散,这给开展医疗健康服务带来很大不便。“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起初,群众还不理解,以为是乡村医生想从中赚钱。现在,群众主动到村卫生室签约了。一方面,是方医生上门宣传政策到位,更重要的是他带头履约服务做得好。”村委会主任张韩送称赞说。

在陈桥村,说起方结旺,不少人都会竖起大拇指。“有人生病了,方医生总是随叫随到。”村民方王颂说起这话时,依然心存感激。2014年一个冬天的深夜,方王颂突发腹痛,呕吐厉害,儿媳赶忙打电话联系方医生,不大一会,方结旺就骑着摩托车赶到。量血压、按脉、听诊……方结旺了解方王颂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的病史,还做过腹腔手术,觉得情况紧急,连忙联系车辆,与其家人一道将方王颂送到潜山市中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“患的是急性胆囊炎,多亏方医生送得及时。”方王颂庆幸地说。

今年58岁的方结旺,1978年高中毕业后跟随老乡医拜师学艺,1982年通过考试取得乡村医生行医资格,至今行医已超过四十载。因他刻苦钻研,很快成为村医中的骨干,被大家推举为村卫生室负责人。上个世纪90年代,不少村医选择了赚钱更多的个体行医,方结旺却仍然坚守村卫生室的牌子,实行统一进药,统一核算。“如果没有方医生,村卫生室就无法维持。”老村干陈和发说,村卫生室当时有四五个村医,找方结旺看病的最多,但老方从不多拿一分钱。看到其他村的村医开个体诊所发了财,加之家里的责任田需要打理,妻子也动了心,劝他散伙。可在方结旺看来,山区经济薄弱,群众收入低,集体办医,不会乱进药,不会乱收费,村民能得到相对廉价的卫生服务,特别是对贫困家庭有利。“再说,大家对集体办医也信任些。”方结旺说。

在陈桥村卫生室的档案柜里,整齐摆放着村民的健康档案。许多病人的病史、就诊经历方结旺不用翻都记得一清二楚。40多年来,也曾有乡镇卫生院邀请方结旺离开山村到条件更好的集镇行医,都被他婉言谢绝。“如今,村里只剩两名村医,我一走会给很多村民看病带来不便。这片土地养育了我,我也理应为大伙服务下去。”方结旺诚挚地说。(洪放 王阵)


欢迎来到安徽扶贫网!

四十余载甘当乡医为众邻

来源:安徽日报   2019-03-14 09:15

3月10日一大早,刚刚吃过早饭,潜山市黄铺镇陈桥村的村医方结旺就踏上了随访贫困户的路。背着背包拎着医药箱,崎岖的山路上方结旺习惯性地走得飞快,要去的贫困户李枝松一家因在山上养牛,住在全村最偏远的山头,走一趟就得花费近两个钟头。“方医生,这么远还麻烦你跑过来一趟,赶紧进屋歇会儿。”看到方结旺,李枝松热情地将他迎进了门。来不及喝上一口热茶,方结旺立即用随身携带的健康一体机给李枝松一家7口人做起各项检查,确认没有问题又细细嘱托后,方结旺婉拒了李枝松一家留下吃饭的邀请,又踏上了随访下一家的路程。

陈桥村是山区村,全村1058户,3700多人,有42个村民组,居住分散,这给开展医疗健康服务带来很大不便。“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起初,群众还不理解,以为是乡村医生想从中赚钱。现在,群众主动到村卫生室签约了。一方面,是方医生上门宣传政策到位,更重要的是他带头履约服务做得好。”村委会主任张韩送称赞说。

在陈桥村,说起方结旺,不少人都会竖起大拇指。“有人生病了,方医生总是随叫随到。”村民方王颂说起这话时,依然心存感激。2014年一个冬天的深夜,方王颂突发腹痛,呕吐厉害,儿媳赶忙打电话联系方医生,不大一会,方结旺就骑着摩托车赶到。量血压、按脉、听诊……方结旺了解方王颂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的病史,还做过腹腔手术,觉得情况紧急,连忙联系车辆,与其家人一道将方王颂送到潜山市中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“患的是急性胆囊炎,多亏方医生送得及时。”方王颂庆幸地说。

今年58岁的方结旺,1978年高中毕业后跟随老乡医拜师学艺,1982年通过考试取得乡村医生行医资格,至今行医已超过四十载。因他刻苦钻研,很快成为村医中的骨干,被大家推举为村卫生室负责人。上个世纪90年代,不少村医选择了赚钱更多的个体行医,方结旺却仍然坚守村卫生室的牌子,实行统一进药,统一核算。“如果没有方医生,村卫生室就无法维持。”老村干陈和发说,村卫生室当时有四五个村医,找方结旺看病的最多,但老方从不多拿一分钱。看到其他村的村医开个体诊所发了财,加之家里的责任田需要打理,妻子也动了心,劝他散伙。可在方结旺看来,山区经济薄弱,群众收入低,集体办医,不会乱进药,不会乱收费,村民能得到相对廉价的卫生服务,特别是对贫困家庭有利。“再说,大家对集体办医也信任些。”方结旺说。

在陈桥村卫生室的档案柜里,整齐摆放着村民的健康档案。许多病人的病史、就诊经历方结旺不用翻都记得一清二楚。40多年来,也曾有乡镇卫生院邀请方结旺离开山村到条件更好的集镇行医,都被他婉言谢绝。“如今,村里只剩两名村医,我一走会给很多村民看病带来不便。这片土地养育了我,我也理应为大伙服务下去。”方结旺诚挚地说。(洪放 王阵)